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天气与日历 繁体中文
切换到宽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简单一步,快速登陆

微信帐号登录

简单一步,快速登陆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搜索
热搜: 教育 书法 文学
龙 年
吉 祥
查看: 611|回复: 3

元白往事

[复制链接] IP属地:江苏省苏州市

255

主题

824

回帖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积分
22537
发表于 2023-7-7 21:25:25|字数:1,3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
      那一年,元稹二十二岁,白居易二十九岁。
      一个是初入诗坛的小白,一个是混迹多年的老手。
      在当时,诗人们都特别喜欢找上一位知心朋友,组建组合。刘禹锡、柳宗元的“刘柳”组合,主攻朝廷,高级又有深度;韩愈、孟郊的“韩孟”组合,专注黎民百姓,他们直接犀利,揭露当时许多社会阴暗面。这两大组合,风光无限。
      元稹和白居易,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认识的。
      那一年,春风得意的刘禹锡决定搞一场聚会,请来一众文人大咖,元稹、白居易也收到了请帖。
      那时的元稹,刚刚结尾他的自传体长篇《莺莺传》,在诗坛崭露头脚。而白居易,早已凭借“离离原上草”红遍整个大唐,正在酝酿他的超级大作《长恨歌》。
      两人在人群中一眼看见对方,并且十分欣赏对方的诗才。二人一见就“兄弟情深”,当即“称兄道弟”,互相留下联系方式。
      一般来讲,朋友的交情由浅到深,是需要时间的。元、白不同,二人一见就是“钟情”,互相关心。不是我瞎说,有诗为证:
      不堪红叶青苔地,又是凉风暮雨天。
      莫怪独吟秋思苦,比君校近二毛前。
      这是二人刚认识时白居易写给元稹的,叫《秋雨中赠元九》,别看它似乎很难懂,其实就说了一句话:兄弟,红叶飘落,凉风暮雨,我想你了。
      试问换做你和你的朋友,刚认识时会写这么情深意重的诗赠予朋友吗?
      仕途起步,元、白同时做了校书郎,一起上下班,没事逛逛繁华的长安城。三年之后白居易被调往外地做县尉,元稹日夜思念。诗为证:
      君为邑中使,皎皎鸾凤姿。
      …………
      昔作芸香侣,三载不暂离。
      逮兹忽相失,旦夕梦魂思。
      白哥,虽然你在外地做官,不在我身边,可我都想你飘逸的身姿了。三年来我们很少分开,如今就要两地分离,我将日夜思念你。
      后来,白居易终于接到回长安的调令,他十分激动,又可以与元稹“共游长安城”了。可好巧不巧,元稹又被调往外地,这剧情相当虐心。
      元稹离开长安城那天,白居易连去车站送行的勇气都没有,只得用诗向元稹诉说他的失落:
      况与故人别,中怀正无淙(其实是忄加上一个宗,但是平板打不出来)。
      勿云不相送,心到青门东。
      相知岂在多,但问同不同。
      同心一人去,坐觉长安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《别元九后咏所怀》
      简单来说,就一句话:我舍不得你走啊,兄弟。
      像这样的诗,简直数不胜数。有人统计过,短短一个月,二人互诉思念的诗就有不下三十首……
      实在太多,我就摘抄一首我印象深刻的:
      残灯无焰影幢幢,此夕闻君嫡九江。
      垂死病中惊坐起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
      “垂死病中惊坐起”,换句话说,你就是给我续命的人啊。这情之深,实在是友情典范啊。
      看到没,这就是元白二位的友情。
      公元831年,五十二岁的元稹在武昌军节度使的岗位上暴卒,白居易在洛阳接到消息,天旋地转。运棺材的车队经过洛阳,白居易扶馆痛哭。
      在给元稹的祭文里,白居易写道:“公虽不归,我应继往。安有形去而影在,皮亡而毛存者乎?”二人是形与影的关系,皮与毛的关系。
      没有元稹的岁月,是白居易的余生。
      元白的友情,即使纵观历史长河,也没有几位能够赶上。
      最后,就用一句诗结尾吧:
      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

微信扫一扫,阅读更方便^_^

“如果世界不过温柔,那我来成为你的世界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0

主题

167

回帖

459

积分

中级会员

积分
459
发表于 2023-7-7 21:25:29|字数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IP属地:浙江省杭州市
元白往事,永不相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0

主题

167

回帖

459

积分

中级会员

积分
459
发表于 2023-7-7 21:27:11|字数:454 |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IP属地:浙江省杭州市

这是我的一篇周记,记录了我与一个朋友之间的故事。那年,我二十二岁,他二十九岁。我们都是诗人,当时的诗坛上流行着组建组合的风潮。我和他都受到邀请参加一个聚会,正是在这个场合我们相识了。

那时的我刚刚开始在诗坛崭露头角,他已经是一个混迹多年的老手。我们互相欣赏对方的才华,称兄道弟。这种深厚的情谊不是一下子就建立起来的,但我们似乎有着特殊的默契和共鸣。

我们一起上班下班,逛遍了繁华的长安城。三年后,他被调往外地,我十分思念他。不久后,我也接到了回长安的调令,但就在我准备与他再次相聚的时候,他又被调往别的地方。这样的剧情让人心痛。

离开长安的那天,我没能去车站送行,只能用诗向他表达我的失落和舍不得。

元白二人的友情如此深厚,我们互相诉说思念之情的诗歌数不胜数。他在我的生命中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,如同我的影子和皮肤。

在831年,元稹在岗位上去世,我得知消息后伤心欲绝。元白之情,即使在历史长河中也难以找到几个能媲美的。

无论发生什么,我们永远相伴,直到白发苍苍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9 下一条

QQ|Archiver|手机版|越嘉艺术网 ( 苏ICP备2022013055号-1 )   苏公网安备 32050902101400号

GMT+8, 2024-2-26 09:3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